求赌钱网址

“均衡优选”杨栋:捕捉成长性个股,长期权益或是较佳配置方向

admin 2021-01-04 22:02 未知

2015年年底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已取得初步成效。如今需求侧改革的持续发力又会带来更多新机会。在国内经济延续复苏趋势、人民币升值这一背景下,中国资产吸引力不断提升,如何把握市场的关键机会是投资者密切关注的问题。

此时,一批优秀的基金经理抓住市场机会、乘风破浪,在投资上成绩斐然。富国基金的杨栋便是其中之一。

杨栋具有约10年证券从业经历,是一位均衡成长风格的基金经理。他善于挖掘个股,重视组合的风险管理,专注具有安全边际的成长股投资。

2011年至2015年,杨栋在富国基金担任研究员;2015年起开始了基金经理生涯,曾管理过的基金包括富国天合稳健优选(2015年8月至2020年4月管理),现任富国低碳新经济、富国清洁能源产业、富国积极成长一年定期基金经理。同时,他还兼任富国基金权益投资部权益投资总监助理。

在投资过程中,杨栋十分重视风险收益比,通过自下而上深入研究寻找具有竞争优势的成长性个股,力争实现长期稳定的回报;在选股逻辑方面,杨栋关注上市公司核心价值,重点关注未来市场想象空间大、企业家精神优秀、公司治理良好、有较高风险收益比和安全边际的企业。

杨栋目前管理的基金资产总规模达77.30亿元,其管理时间最长的代表作富国低碳新经济(001985)任职回报率达200.54%,同期业绩比较基准14.09%。

来看看杨栋的投资理念和最新市场观点——

“组合管理要考虑不能跟市场偏离,不能跟同行偏离。”

“顺利的时候千万别盲目扩张,要建立起自己的核心优势。靠资金、靠规模可能并不会形成优势,不断做技术创新才能够存活下来。”

“投资要基于客观规律,不能太基于政策驱动,经济规律是最本源的。”

“对于明年我不悲观,因为我觉得长期的权益或许是较佳的配置方向。”

“未来大概率还是会继续通胀,应对通胀最好的办法其实是买到优质的资产。”

“不是所有的公司我都要去评价它的企业家精神。那些需要推进创新性业务的,或者说是基于成长性去买它的,这个时候就更需要评价它的企业家精神。”

自下而上看个股

控制行业暴露度

问:你现在做了差不多有5年的基金经理,你觉得你的投资风格是什么样的?

杨栋:风格可以称为均衡。我不去赌什么板块。至于多大比例算赌,我觉得是跟自身的置信度是相关的。你觉得这个事情你100%成功,你可以放100%的仓位进去,这个没有问题。

但是对我来讲,我希望是一个长维度,就是稳定的投资方法,所以我自身目前对于单一行业,比如说军工方向、新能源方向,我一般不会采取过高的暴露度。

我不是说这些行业是置信度不高的行业,而是觉得这些行业都有机会,想要均匀地获取回报。我如果放100%在新能源里面,然后觉得军工也很有机会,我不可能卖掉100%去放军工,我觉得均衡地来获取回报比较好。

而且有一点,我认为有机会的时候,市场并不一定反应,它有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涨。比如军工我其实去年年底就看好了,但其实到今年7月份才涨。当时我对军工上涨是有较强的信心,但我如果全部放进去的话,上半年我的市场偏离度就会很大,持有人体验会很差。

所以这个就是组合管理跟炒股票的不同,炒股票你自己看好什么就all in,没有问题,你可能忍受得了阶段性不涨。但是组合管理不能这样,组合管理要考虑不能跟市场偏离,不能跟同行偏离。

问:你是先看行业还是先看个股?

杨栋:我先看个股。我都是自下而上的,并不太追热点。去年三季度最热的板块是5G。那时候市场上较多观点看好5G,但我没有找到特别受益的个股。

而PCB虽然是从5G中延伸出来的,受益的却是电子化率提升和数据量的提升,跟5G行业没有必然的联系。

问:那如何挑选个股?

杨栋:先是研究员推荐、卖方推荐,我会比较开放地接受这些观点,然后从里面筛选。其次,我单个行业暴露度不能太高。

问:你决定接受个股的标准是什么?

杨栋:我会衡量一下风险收益比,比如上涨空间有一倍,下跌空间20%,或者说上涨空间50%,下跌空间10%,那我觉得这种赔率就比较合适,我就愿意去买。

当然怎么来确定赔率,可能要根据不同的个股分析。不可能一概而论说市盈率多少倍以下的买、多少倍以上的不买,要有个性化的分析。

比如要判断一个公司的涨幅,就想象一下它3年后公司的经营规模是否能翻倍,如果利润、收入,或者关键性的经营指标都翻一倍了,那么我认为它的股价大概率是可以翻一倍的。

落实到个股选择上,一定不是靠模型,靠框架选出来的。我更偏向于看未来的成长。公司自身经营的变化,一定是要趋势向好的。而且目前的股价可能没有过多地反映趋势向好的情况,那我觉得这个大概率是可以买的。

问:我看你自下而上精选个股是使用3:6:1的原则,1是宏观对冲,这块具体是什么?

杨栋:我不是故意要把组合构建分成这样的,可能部分源自组合管理的意识。

比如2017年时,市场普遍看空经济,但是行业研究员反馈的各种信息,比如重卡的销量、挖掘机销量、煤炭、发电量等等,都表征经济情况很好。当时市场上主流观点是比较悲观的,一年期和十年期的国债收益率是倒挂的,所以在我看来这个时点在宏观层面,其实就有较大的预期差。

于是我就买了一些周期股,因为当时煤价没涨的时候有7倍市盈率,分红收益率有10个点,安全边际很高。一旦经济预期修复,周期股的量价齐升会涨很多。所以当我有这种置信度的时候,我就可能会做大概10个点的对冲。

问:那你自己怎么看三个点和九个点的档位?

杨栋:一个是看置信度,再一个就是看这个公司未来还有多大空间,然后适配相应的仓位。这里也不一定是成长性,我如果觉得这个时点的配置价值很高,那我就会配很多。

新能源波动大

靠不断技术创新才能存活

问:你怎么看新能源行业?

杨栋:新能源听起来感觉是一个高大上的行业,前期供给和需求的波动都非常大,导致了行业利润率的波动也会非常大。

例如光伏,还有就是风电,我挺庆幸能够看到这个行业的,到现在我没有发现有波动性这么大的行业。这对人生是有指导价值的:不要低估对手,尤其是顺利的时候千万别盲目扩张,要建立起自己的核心优势。靠资金、靠规模可能并不会形成优势,不断做技术创新才能够存活下来。

今年开始长期看好新能源

问:你对新能源是长期看好的吗?

杨栋:从今年开始长期看好。因为以前的政策和需求都有比较大的不确定性,好在从今年开始,特别是最近,政策非常鼓励。

所以我觉得,核电都有很大概率去超预期,要积极地跟踪。在风电行业里面,我希望做的事情是在β的底部去买入最具有α的环节。即使行业β没起来的话,它也有自己的优势。

α的环节看景气度。举个例子,今年光伏最大的α环节就是双玻组件跟电池设备,就是具有阶段性。

再往前,2015年是金刚线,再往前有可能是单晶硅片。每一年是不太一样的,但是你要知道每一年比较景气的环节,然后落实到个股上,我不太擅长买纯占风口的,我觉得还是要落实到个股上。

投资更要基于客观规律而不是政策驱动

问:除了新能源,你还拓展了哪些其他行业?是不是也给了你很多启发?

杨栋:还有环保、公用事业、电器设备。环保行业的启发就是投资要基于客观规律,不能太基于政策驱动,经济规律是最本源的。

我觉得对于投资来讲,产业规律、市场化的经济规律是可靠的。比如光伏,随着成本的下降,肯定会被市场化接受,靠政策推动必然是波动性比较强。

今年5月份光伏行业的波动较大,但是成本下降导致它的经济性越来越高,需求自然会起来。所以还是要尊重这种市场化规律。

光伏其实有一段时间,在A股市场、美股市场的波动都是较大的。艰难的时候,我们也在跟踪。我觉得对于光伏这个行业,就是要有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,很多事物也都如此。

大概2013年的时候,我讲了光伏的利空。当时有一些人说,这个行业是不是以后永远都不用看了?但其实你现在回头看看肯定不是那样的。有时候你要想想长远的未来。我曾经跟别人说过,未来人类能获取到最低成本的能源就是光伏发电,你想象到这个未来,可能就不会被眼前的一些困难所吓倒。

长期权益类资产或许是未来的配置方向

问:在这个时点,你怎么看明年的投资?

杨栋:首先,对于明年我不悲观,因为我觉得长期的权益或许是较佳的配置方向。假设你能回到十年前或者十五年前,你可能会去买房子。

站在现在这个时点往后十年,如果说你再能回到现在,有可能你会后悔没有配置权益类资产。

市场估值的参考意义可能并没有那么大。老百姓买股票放十年不见得赚钱,但是买基金、买一些优质的资产有可能是赚钱的。因为我觉得未来可能还是会继续通胀,应对通胀最好的办法其实是买到优质的资产。

买好公司的股票,也是优质的资产。现在起,应该是进入一个优质权益资产的长期发展阶段。

我比较看好新能源、军工、金融。军工其实不依赖高估值,而是高景气,因为“十四五”的规划,军工后面的需求量可能会非常高。有些资金就是投资景气度的,不是投资低估值的。

我觉得明年分割会均衡化,比如我觉得金融是有配置优势的,高分红的股票我觉得也有一定的配置优势。

银行板块明年或有机会、

未来三年可能迎来保费高增长的时代

杨栋:我觉得银行板块可能明年有机会。而且这个也是我们研究员比较看好的。首先如果明年实际利率上行,银行本身会受益。第二,经济复苏银行也受益。

今年因为监管要求的变化发展,银行充分暴露不良资产。这个是以前银行估值受折价的一个比较大的因素,今年这个因素消除了,所以我觉得从经营角度来讲,今年是银行一个非常长期的拐点。

绝对涨幅我没法判断,但从相对收益以及组合管理角度,我认为银行板块还是具有配置价值的。

问:那非银呢?比如券商、保险。

杨栋:保险我觉得也受益,从负债端,保险保费可能又要迎来连续几年的较高增长。再一个,资产端也将受益于利率上行。

我预期保费收入比较好,一是看保险公司对未来设置的目标,以及它最近的开门红、看他们完成情况。再就是保险的竞争结构也都在慢慢改善。

第三就是消费者对于保险的接受程度在逐步提高,所以我觉得从明年开始,可能看三年左右的保费高增长的时代。

配置长维度能赚钱的股票

问:从2015年到现在,你自己管理的方法和想法有没有发生过变化?

杨栋:以排名为导向,压力会更大,我之前可能会盯着排名去做一些决策。但是到了2017年的中期,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有长维度的视角,能够在长维度上给持有人保持增值。这种思想转变了之后,我觉得周期股是有较大可能性能够赚钱的,从给持有人赚钱的角度上来讲就能买。即便周期股阶段性不涨,阶段性跑输我也能接受,没有问题。所以我才去做了这样的结构上的调整,这是我转变最大的一次。

如果老想着排名,决策就会特别短期化,就想选短平快的品种。但长期视角来看,还是可以配一些长维度能够赚钱的股票。

我对回撤这方面也有一定的控制要求。首先我的策略是长期乐观的,每一次回撤,或者每一次市场系统性的下跌,我们都应该积极地寻找投资机会。

我一直秉持较高仓位策略。但2018年年末的时候,我觉得市场可能要涨了,但我不确定什么东西能涨,我就卖了一些短期大概率涨不了的股票。

因为你如果是满仓,想调仓的话很难,但每个股票都是自己比较看好的,如果想卖了这个去买那个,实操中很难。但是如果提前把仓位准备好,等什么时候觉得大盘要涨,就可以有一定的操作空间。

重仓股加仓核心就是,如果长期买入逻辑没变的话,这个股票跌了也许反而是配置机会。我自己的买卖较少根据浮盈浮亏的指标来做买入或者卖出。

买创新业务离不开企业家精神评估

问:你怎么看企业家精神?

杨栋:就是看这个人靠不靠谱。比如说有些研发性的企业家,他目的就是想把这个事干成,然后造福社会、造福人类。当然你要判断他是真的那么做的,还是就是随便说说。

如果他真是发自内心的话,我觉得在企业家精神上应该给予更高的评价。因为一旦阶段性地推进一些创新性业务的话,会有很多阻力,如果没有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的话很难推进下去。

不是所有的公司我都要去评价它的企业家精神。那些需要推进创新性业务的,或者说是基于成长性去买它的,这个时候就更需要评价它的企业家精神。

注:规模数据来源于基金定期报告,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。低碳新经济基金经理任职回报业绩数据已经托管行复核,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数据来自wind, 截至2020年12月4日。富国低碳新经济(2015年12月18日成立,杨栋于同日开始管理)2016-2019年度基金份额净值增长率与其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(中证800指数收益率*60%+中债综合全价指数收益率*40%)分别为13.50%(-8.35%)、23.79%(7.48%)、-24.98%(-15.45%)、63.47%(20.24%),2020年上半年为43.47%(3.05%),数据来源:基金定期报告,截至2020年6月30日;富国清洁能源产业(2020年3月6日成立)自成立以来基金份额净值增长率与其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(中证新能源指数收益率*80%+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收益率(经汇率调整后)*10%+中债综合全价指数收益率*10%)分别为48.44%(19.08%),数据来源于基金定期报告,截至2020年9月30日。富国积极成长一年(2020年6月15日成立)成立时间较短,业绩暂不展示。基金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,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不构成对基金业绩的保证。

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



Powered by 求赌钱网址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